您的位置:首页 > SP教学资源 > SP师资

SP师资

人文医学视域下的医学综合(三)整合医学产生的必然性及其引领作用

2017-11-06      查看:47次      评论:0条      来源:SP教指委

【经典论文连载】

张金钟(教授)

教育部高等学校医学人文素质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说明:接上期内容)


三、整合医学在人文医学发展中的引领作用

        正是在人文医学大综合的背景下,以“构建更全面、更系统、更合理、更符合生命规律、更适合人体健康和疾病诊断及治疗和预防的新的医学知识体系”[]为目标的整合医学产生了。继去年10月8日的首届中国整合医学大会之后,今年4月29日,在西安举行了整合医学高峰论坛,与会的医务界专家、学者愈万人,规模和影响为医界空前。整合医学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医学界掀起了新的学术大潮,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同,就在于其适应了医疗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趋势,并发挥了引领作用。


1. 整合医学体现了当代医学彰显人文关怀的发展理念

        无论是听樊代明院士关于整合医学演讲,还是阅读他2卷本的《整合医学》著作,都会产生显著甚至强烈的针对问题、解决问题的感受。樊代明院士提出的整合医学“将在解决医学专科过度细划、医学专业过度细化、医学知识碎片化所致问题中起决定作用”[],反映了当代医学家的责任担当。

        从表面上看,“医学专科过度细划”、“医学专业过度细化”、“医学知识碎片化”是医学发展中出现的发展方式、管理方式问题,但实质上反映的却是医学发展以学科为本还是以人为本的理念问题。毫无疑问,医学学科体系的建立和不断完善、医学对人体结构和人的疾病的越来越精细化的认识是近现代乃至当代医学发展的重要标志,是医学发展的重要基础。但是,医学发展的纵向深入必须与横向的反思、综合相对应,对人体局部的认识必须与对人体整体的认识相对应,在分化和综合之间、局部与整体之间应当保持张力,纵向研究与横向研究、局部研究与整体研究、分析研究与综合研究是相互促进的。在医学研究中,越是分析精细,越要重视综合,既要强化分工,更要强化合作;在临床上,既要重视人体各系统、器官、组织、细胞之间的区别、各自的特殊性,更要重视他们之间的联系;既要重视生物、物理、化学等物质因素在疾病发生、发展、转归中的作用,也要重视心理、精神因素在疾病发生、发展、转归中的作用,重视生物、物理、化学等物质因素与心理、精神因素的相互作用。令人遗憾的是,在医学研究和临床工作中却存在着重视学科分化、轻视甚至忽视综合,重视人体局部、轻视甚至忽视整体的现象,“医学专科过度细划”、“医学专业过度细化”、“医学知识碎片化”。这种现象与医学研究对象——人体结构功能的复杂性、人的疾病的复杂性有关,与我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也不无关系。

        从思维方式的角度看,重视分析轻视综合、重视人体局部、轻视人体整体,以学科分化为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求末舍本,是认识上的片面性;从医学特有的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分析,重视分析轻视综合、重视人体局部轻视人体整体,以学科分化为本,是不该选择的价值取向,在本质上是不道德的。换言之,医学重视分析的同时重视综合、重视对人体局部认识的同时重视对人体整体联系的认识,体现和彰显的是医学的人文关怀。在笔者看来,整合医学作为一种认识论、作为一种方法论,其试图创造的一种新的医学知识体系,正是顺应、表达了当代医学的人文发展理念和综合思维方式。


2. 整合医学引领了人文医学综合实践

        整合医学不仅设定了改变“医学专科过度细划”、“医学专业过度细化”、“医学知识碎片化”的目标,“把现在已知各生物因素加以整合”,“将心理、社会因素和环境因素等也加以整合”,而且引领和推动了人文医学综合实践。

        整合医学是富于启发和操作性的。整合医学强调“从整体观(Holistic)、整合观(Integrative)和医学观(Medicine)出发,将人视为一个整体,将医学发现的数据和证据还原为事实,将临床实践中获得的知识和认识转化为经验,将临床探索中发现的技术和艺术聚合成医术,在事实、经验和医术这个层面来回地实践”,强调“各种先进知识理论和有效实践经验的有机的、科学的整合”,强调“既要注意到在某个层次上的适应性,也必须考虑到不同层次间的相容和相互作用,即必须把还原论的分析和整合性的归纳、综合有机地结合起来。”类似的论述,在《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中比比皆是。


        更令人振奋的是,在《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2》的“实践骗”中,“整合消化病学”、“整合肾脏病学”、“整合骨科学”、“整合内分泌糖尿病学”、“整合呼吸病学”、“整合血液病学”、“整合心脏病学”、“整合妇科病学”、“整合神经病学”、“整合儿科学”、“整合健康学”、

“整合护理学”、“整合心身医学”、“整合营养学”、“整合医学在医院管理和学科建设中的实践”等象雨后春笋般地扩展开来。尽管其中的许多篇章距离作者所要创建的整合医学的一个个子学科体系尚有距离,尚不够完善,特别是在落实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上还要做非常多的工作要做,但作者们的努力方向和发力点是正确的,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这些篇章的巨大引领和推动作用是不可低估,可谓之伟大的人文医学综合实践。


3. 整合医学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樊代明院士在《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2》的序言中用“贵在整合、难在整合、赢在整合!”描述了整合医学的今天和明天。

        我以为,整合医学之贵,在于其建立在对当代医学发展趋势清醒认识之上,是人文医学的一枝报春的花朵。整合医学之难,在于必须取得更多的理解和广泛的实践操作,在于其自身的不够完善。严格地说,无论是在临床操作上,还是在理论架构上,整合医学都不尽完美,还有许许多多工作要做。比如,在临床操作上,医务人员具备怎样的素质、知识、技能才能胜任整合医学实践?按照整合医学,现有的临床指南、路径需做怎样的调整、改进?落实整合医学,相关的临床科室是合并还是合作?怎样的合并、合作?整合医学需要怎样的医院管理体制、机制才能推行、实施、保障?在理论架构上,整合医学的完整体系是怎样的?整合医学与临床医学、基础医学、预防医学、护理学、心理学、中医学、人文社会科学等诸多学科间存在着怎样的逻辑关系?需要指出的是,当下整合医学的临床操作、理论架构的不完善恰恰说明,整合医学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这正是整合医学的强大生命力所在。

        解决整合医学发展中面临的问题,要有宽阔的视野,更要有博大的胸襟。因为,近代以来根深蒂固的生物医学模式的巨大惯性和惰性仍左右着许多人的医学行为,使人们固执、任性地仅从生物医学的思路说明疾病发生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机理。解决整合医学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不但要有坚定的信心和勇气,敢于直面困难,而且要讲究方法;不但需要轰轰烈烈、浩浩荡荡的广泛动员,更需要扎实、精细的探索,在不断总结经验中循序前行;不仅要重视整合,也要重视与整合对应的分析和对分析成果的不断综合,因为,整合医学是建立在分析、分化基础之上的,在整合的过程中,一定会不断提出深入分析的要求。

        但是,整合医学已经赢了,不仅赢在当下,更会赢在未来;不仅赢在中国,也会赢在世界。如果说,整合医学是人文医学发展的大势所趋,那么,在人口众多,经济、社会、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中国,承担着医疗卫生和维护健康重任的中国医疗卫生界更需要整合医学。可以断言,中国整合医学之于中国医疗卫生和健康事业的重大意义将不断展现,整合医学的中国实践将有力推动中国医疗卫生健康事业,并将以中国特有的方式和显著成就为人类医学事业做出贡献。



(全文完)

[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7,30(9):1059-1065

-----------------------------------------------------------

《金匮要略·方论》

张金钟.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J]医学与哲学,2003年第12期

韩启德.不忘医学初心 发展医学哲学[J]医学与哲学,2017,38(2A)1

钟南山.医学人文要在与临床结合上下工夫[J]医学与哲学,2017,38(4A)1-3

参见1980年《医学与哲学》杂志第3期

凌锋.我的医学思考 互联网

参见朱宁.导言:双心医学的昨天、今天与明天[J]医学与哲学,2017,38(3B)7

张金钟.医学模式转变在实践上为何滞后,[J]医学与哲学,1996,17(7)1-4

樊代明《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6.10版Ⅱ

樊代明《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6.10版Ⅱ-Ⅲ

同⑨



作者简介(转发百度百科内容):


张金钟教授:汉族,1953年10月生,河北省人。1970年1月参加工作,197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南开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毕业,博士学位。

199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获博士学位

曾任天津医科大学医学伦理学教研室主任,

1994年9月任天津医科大学社会科学部副主任、1996年11月任社会科学部主任,

2000年11月任天津医科大学教务处处长兼招生办公室主任、医学人文科学系主任,

2003年4月任中共天津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1]

后任天津中医大学党委书记。


社会兼职

天津医科大学,南开大学兼职教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理事长,

中华医学会医学伦理学分会主任委员,

中国性学会理事长。

教育部高等学校医药学科(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人文素质和社会科学课程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

天津市人民政府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哲学、法学组)成员。

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医学伦理学》主编。

《医学与哲学》杂志编委会副主任

《中国医学伦理学》、《中国健康心理学》、《医学与社会》、《医院院长论坛》等杂志编委。


科研成果

编辑

主要从事医学伦理学、科学技术哲学教学工作和医学伦理学、医学哲学、医学教育研究。

提出并实践了课堂教学-载体建设-校园文化-社会实践“四位一体”的医学伦理学教学模式,创建了第一门医学伦理学国家级精品课程。

1994、1996年两次被评为天津市优秀教师,1995、1996年两次被授予天津市高校教学楷模称号,2003年被授予“十五”立功奖章,2005年获得天津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4]

曾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医疗卫生体制转换中的道德建设”、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研究项目“医学考试中职业道德检测的标准式样”、天津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医学职业道德建设与卫生法制建设的相关性研究”、天津市21世纪初天津市普通高校教学改革项目“以医德养成规律为基础的医学伦理学教学改革”、天津市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医学职业精神及其养成的理论与实践”等10余项研究。

曾获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论文)二等奖。


备注:本文节选自《中国医学伦理学》;中国SP教指委向原作致敬!









评论

Armando  01-23 12:15:04

How many weeks' holi......

Paige  01-23 12:14:59

I do some voluntary ......

Sterling  01-23 12:14:55

Could you tell me th......

Genesis  01-23 12:14:43

I'd like to send t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