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SP教学资源 > SP师资

SP师资

四阶段培训:第一次彩排 医生检验SP表演的真实性(二)

2017-11-06      查看:43次      评论:0条      来源:SP教指委



前言:

        为了帮助全国医科院校、医疗机构、SP会员单位和教学基地的医护教学人员及时获取更多学习信息,SP教指委将不断提供优秀的文章节选精品汇编供大家参阅。以下是我们推荐的文章汇编之一:


四阶段培训的内容(预估时间:3小时)

医生的参与内容

        在你向医生介绍完培训的概况,并提供给对方医学生的任务要求之后,就可以开展如下工作:


让医生与每名SP轮番进行计时的晤谈演练

        对彩排的计时,依据的就是正式考试要求的晤谈和核查表填写的时间。在培训中进行计时,有助于SP感受到实际考试时的时间要求。同时,也可以检验考试时间是否安排合理。如果你发现医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都存在困难,那么学生只会更加困难。如果有必要,CPX咨询委员会还来得及做出相应的调整。


鼓励医生不要表现得很完美

        让医生表现得“像一名考生”,换言之,要把晤谈的表现放到学生层面上,例如,刚上四年级的医学生做起事来经常照本宣科。因此,你要让医生明白其实你并不希望他做得完美无缺。可以从下面两个方面定下这部分训练的基调。

• 大多数医生对于录像存在一定紧张情绪。因此,你要让医生知道,你希望他们放下包袱,因为录像的目的不是为了向他人进行正确的示范,因此这个活动并不需要他们表现得完美。

• 你要让医生明白,晤谈演练的目的是为了让SP充分练习。也就是说,SP经历不完美的晤谈,其实对他们帮助最大。因为这样一来,就锻炼SP来记住考生做了哪些,哪些没有做,以便后续进行核查表填写。


在每次晤谈结束后,针对每名SP的表现与医生进行探讨

        晤谈结束后,当所有的SP在监控室填写核查表时,你正好有时间和医生就SP的表演质量进行讨论。


协助医生变化与每名SP晤谈的风格

        在与第一个SP演练之后,医生就会掌握案例的具体内容,因此有必要让他们更新的晤谈方式。你当然不想让医生在后续的晤谈演练中,只是简单重复第一次的表现。因而,将核查表提供给医生将是一种很有效的做法。你可以在此基础上,建议医生在后续演练中如何表现,例如表现出较好的或糟糕的体格检查操作,或故意忽略掉某些问题,或可以询问一些平时不涉及的问题。这些建议会让医生在后续演练中保持创造性与真实性,使得晤谈演练新鲜而有难度。

        还有另外一个方法,能让医生在每次与SP演练时都能出现变化,就是让他们回忆起某个曾经指导过的医学生或住院医生,然后试着模仿其行为表现。鼓励医生模仿学生或住院医生曾经出现过的错误:例如,表现得磕磕绊绊,提问没有头绪,自言细语或用病历夹撑着身体等。姜丹来说,就是要鼓励医生使用某些他们曾经见过的,不利于医患有效沟通的做法。

        这里我举出两个例子进行说明。例如,在前边提到的Brittany Eisler案例中,涉及一个事实,即病人的父母不满其在学校的考试成绩。在第一个晤谈演练中,这位专业为青少年医学的医生向SP表示非常理解她的处境。于是,我向这名医生建议,在下一次演练中,能否让病人从她父母的角度来想想。(在以前的考试中,很多学生都采取过这种做法。)

        在另外一次演练中,我建议医生不要很有技巧的去询问某些敏感问题,例如涉及毒品、酒精和性生活,而是故意直接去询问,而不使用任何铺垫。在第一轮演练中,医生可能这样询问:“在你现在这个年龄上,有一些人会尝试使用毒品和酒精。你的朋友中,是否有人使用呢?(停顿一下)你呢......是否用过这些东西啊?”但是,我建议医生在接下来的演练中,尽量问得缺乏技巧和过度,就好像觉得年轻人肯定会沾染这类物品一样:“哦,你在学校的成绩很一般啊,我知道了......那你是不是性生活很频繁啊?”通过这种方式,医生就能在彩排过程中表现不同的学生风格了。随之而来,SP就要根据角色和医生的关系如何,来具体回应如何表现这些敏感问题。


第一轮演练结束后,在SP填写核查表时,向医生出示学生的站间练习

        让医生完成这些站间练习(Interstation Exercise),不但有助于完善培训材料,而且有助于你总结出练习题的参考答案,以便给学生打分。

        另外,你也可以在向医生出示这些练习题之前,问医生:“现在您已经知道了这个案例,那么您觉得在学生做完这次晤谈之后,应该给他们安排什么恰当的书面练习呢?”

        我再以Brittany Eisler的案例进行说明。曾经有一名医生觉得目前所使用的练习题并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让学生来进行评估和计划(assessment and plan)练习,将会有益处(也就是SOAP方法中的“A”和“P”),或者可以向学生发问,“你还需要从Brittany父母那里了解其他信息,以便下一步工作的进行吗?”或者“因为这里涉及保密问题,你觉得是否应该把Brittany的情况告知她的父母?无论是否同意,给出理由。”等等。

        即便到了最后阶段,这些来自医生的反馈也都会提交给CPX咨询委员会。医生的建议往往改进了练习题,给委员会新的考虑问题的角度。


在第二轮演练后,向医生出示核查表

        询问是否有任何改进意见,是否有一些关键内容需要补充进去,是否有一些内容需要删减。同时,注意询问给出建议的理由。


讨论每名SP表演的真实性,并回答医生任何有关案例的问题

        在每轮晤谈结束后,都要进行讨论,以便稍后向SP提供反馈意见。但是,在晤谈后不要立即向SP反馈(除非你觉得医生反馈非常重要,例如修改体格特征模拟)。如没有特殊情况,请珍惜医生的时间,在医生结束所有工作后,再向SP反馈。

        但如果医生非常愿意向SP反馈,时间也允许,那么可以在所有演练结束后,组织SP一起接受医生的反馈。


不要改变案例的事实或重点

        和撰写案例的医生,或只是书面分析案例的医生相比,亲身参与SP培训的医生对案例有更直观的感受,也能提出一些改进意见。这一点,很容易理解。这些医生实际感受了案例的表演,因此觉得自己的建议具有可行性。但是,这时并不适合给案例增加一些新的内容。如果这时对案例进行修改,会给SP带来一些困惑,或者对临床考试的整体结构造成负面影响。


记录下医生给出的任何建议

        如果医生对哪里的看法和其他人有较大出入,那么最审慎的作答就是将其观点记录下来,让他知道你会把所有建议都反馈给CPX咨询委员会。如果医生以前没有接触过案例内容,现在通过和SP的实际接触产生了一些想法,这些意见往往非常重要,并且有时只需在考试前进行简单调整就可改变。这里给出一个例子进行说明:

        有一个案例是关于一名患有腹痛的中年男士,核查表指南要求SP对“学生温柔地进行反跳痛检查”一项进行打分,只有学生正确操作检查,并且在手按下去或突然抬起询问病人是否疼痛加剧时,才能给分。

        在培训中,有一名SP在这个选项上没有给医生分数,因为那名医生并没有向他询问是否更疼。医生回应道,自己一般会注视病人的面部表情,作为判断疼痛的依据。最后,CPX咨询委员会认可了这一非语言表现形式,在正式考试前更改了指南的相关内容。


在最后一轮晤谈后,向医生表达谢意,并告知可以离开

        下面的培训活动将在你和SP之间进行,不再需要医生的参与。到这时,你也可以让SP为模拟考试和最终的CPX进行准备。


助手与进行观察的SP的任务

        你的助手会负责对SP的组织安排,例如何时进入监控室,何时进入诊室表演等事项。此外,助手也要注意如下细节:

• 在医生来之前,告知SP培训的流程以及地点变化。一般来说,医生对第一轮晤谈演练往往最为小心,因为他还没有对案例有足够的了解。因此,在涉及培训流程时,你要决定哪位SP进行第一轮演练。你既可以选择最欠缺经验的SP,以便率先感受医生的晤谈,也可以选择最具经验的SP,以便给其他SP做出表率。

• 确保所有的SP化妆、着装恰当(如果案例不涉及体格检查)或者穿好病号服。

• 当辅导员向医生交代任务时,确保第一名SP已经在诊室准备好。

• 确保不进行表演的SP要在监控室。为了模拟考试情境,只有医生和进行表演的SP才能在诊室内,其他SP则要在监控室观察。

• 在每轮晤谈演练后,保证所有SP在规定时间内进行核查表填写。


辅导员的任务

        如果你有一个助手,那么你的基本职责就是要和医生进行配合,对SP的表演进行必要的指导,在晤谈演练全部结束之后组织SP进行核查表的讨论。这里想辅导员给出一些具体的建议:


通过观察彩排,总体把握表演或案例上的任何问题

        因为你前期一直进行培训、访谈、辅导以及组织工作,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能在监控室坐下来,观看医生轮番与SP进行晤谈演练,如何进行表演,各个环节如何衔接。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会对你产生新的启发。你可能会发现SP表演、核查表设计或者案例的矛盾与疏漏,等等。


在每轮晤谈演练期间填写核查表

        在观察过程中,你可以依据核查表选项,记录下医生表现出来的,任何值得讨论的问题。同时,你也要记录下每一轮体格检查操作是否正确。最后,记录下任何你想讨论的关于SP表演上的问题,例如病人情感的表现,特通程度的表现,那些信息应该主动告知,等等。

        你可能已经发现,你做的笔记其实对SP回忆,并验证晤谈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回答以及行为大有帮助。


在每轮晤谈演练后不要进行核查表的比较

        填完核查表马上就进行比较可能效果最好,但是这样做SP就不能感受轮番演练的优势所在。同时,医生也不得不花费更长的等待时间,并且其间无事可做。因此,最好还是把核查表的比较分析的环节,推迟到全部晤谈完成之后再进行。

        除非你觉得有必要马上指出体格特征模拟出现的问题或是对医生提出一些建议,否则还是等全部晤谈结束后(送走医生之后),让SP换下表演服装,在进行讨论不迟。

        按照从后向前的顺序,主项分析核查表和讨论每个演练过程

        首先要分析的核查表时最后一次晤谈演练,这也是大家记忆最新鲜的晤谈。SP在最后一次核查表出现的错误,说明更具有普遍性。如果采取从后向前的顺序进行比较分析,那么最后分析的对象将会是第一轮晤谈演练。对第一轮晤谈的记忆应该是最模糊的,但第一份核查表填写的准确度也一般是最高的。


利用你的记录来回应出现的意见分歧

        当大家分析中间部分的晤谈演练时,你笔记的重要性就显露出来了。迹象以前培训那样,要结合SP的表演,把讨论的重点放在大家有争议的或你觉得特别要强调的地方。


以上文章节选自《标准化病人辅导--临床能力评价方法》

原著:Peggy Wallace

译者:唐健

SP教指委全体成员向原作致敬!

附译者简介:

唐健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SP教指委专家委员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目前主要从事医患沟通学、医学伦理学领域的研究和教学工作。2007年获得纽约中华医学基金会(CMB)遴选资助,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WU)做访问学者,接受医学教育实践与研究的学术训练,主要侧重于医学整合课程、医患沟通技能的教学与评价,标准化病人辅导等内容。近年致力推进临床医学与医学人文的整合课程改革,探索医学生职业精神养成的有效模式。国家级精品课程《医学伦理学》的主讲教师,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技能认证教师。作为核心教师组建了校级SP项目,探索SP辅导如何与医学生形成性评价、医学人文学、医学模拟与临床医学实践的衔接。引进并翻译出版了Peggy Wallace所著的《标准化病人辅导: 临床能力评价方法(Coaching Standardized Patients: for use in the assessment of clinical competence )》、Richard Cruess主编的《医学职业精神培育(Teaching Medical Professionalism)》等国外医学教育领域名著,参与编写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医学人文素质与医患沟通技能》。兼任天津市医学会医学人文分会秘书、北京大学医学部中美医师职业精神研究中心校外研究员、《中国医学人文》杂志、《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的青年编委。





评论

Armando  01-23 12:15:04

How many weeks' holi......

Paige  01-23 12:14:59

I do some voluntary ......

Sterling  01-23 12:14:55

Could you tell me th......

Genesis  01-23 12:14:43

I'd like to send t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