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SP教学资源 > SP师资

SP师资

人文医学视域下的医学综合(一)整合医学产生的必然性及其引领作用

2017-10-19      查看:312次      评论:0条      来源:SP教指委

【经典论文连载】

张金钟(教授)

教育部高等学校医学人文素质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摘  要:人文医学是医学在当代的本质特征,有别于古代、近现代医学;人文医学的基本样态是综合,落实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是人文医学综合的基本内容;整合医学是对人文医学综合样态的清醒认识,并引领、推动着人文医学综合;整合医学理论构架的不断完善和在实践中的落实将推动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


关键词:人文医学;整合医学;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综合;引领


        樊代明院士大力倡导的整合医学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医务工作者感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像任何新生事物一样,人们感觉到它存在的时候,往往并不能立即理解它,而只有当理解它的时候,才能深刻地感觉它。在当下,理解整合医学,从社会需要和医学发展趋势的层面认识和评价整合医学出现的必然性和其对医学发展的引领作用,十分重要。本文基本观点有三。一是,人文医学是医学在当代的本质特征,整合医学彰显着人文医学的理念和满足社会需求的学科性质,这既是整合医学兴起、得到认同和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深刻原因,也是当前整合医学研究的重要视角和需要阐发的重要内容。二是,人文医学的基本样态是综合,整合医学是对人文医学综合样态的清醒认识,引领、推动着当代医学综合。整合医学强调全方位、多层次、多学科的整合,既会促进医务人员素养、知识、技能的完善和疾病诊治水平的提升,也会促进公众对疾病的认识乃至疾病预防、康复观念的更新。三是,整合医学理论构架的不断完善和在实践中的落实将推动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


一、医学的以人为本性质和在当代的彰显

        在种类繁多的科学技术体系中,医学是一个特色鲜明的学科,其最为鲜明的特征是维护人的生命和健康,解除人的病痛,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以人为本”,即医学以维护人的生命和健康为本,以解除人的病痛为本。

1. 医学以人为本性质的不同时代内涵

        维护人的健康、为人解除病痛是医学亘古以来的使命,是人类不同历史时期医学工作者的共同追求。但是,在医学发展的不同时期,医学以人为本的内涵和表征并不相同,甚至很不相同。

        在古代,医学以人为本是直接表现的。古代医家不具备科学技术知识、方法,救护人生命的手段少,不得不借助当时的哲学,以整体的人为对象,从人与外部环境的整体性、人自身的整体性,说明人的健康、疾病,并用整体观指导下的方法解除人的病痛。比如,中国古代医学家对病因的认识就有明显的整体特点,认为“千般疢难,不越三条”,用“六淫”(风、寒、暑、湿、燥、火)、“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饮食劳伤”(饮食不节,起居不慎)对人的作用的说明疾病发生的原因。[]在疾病的诊断治疗中强调整体观念是中国古代医学的第一要义。同样,西方古代医学也强调居住环境、生活习惯对健康和疾病的影响,提出了整体的、相反的治疗原则。

        近代医学也是以人为本的,但近代医学的以人为本走的是强化人的生物属性、逐步把人的生物躯体分解开来,在不断细化的层次上探索健康、疾病机理和以工具为中介的道路。近代实验科学特别是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的长足进步,使人体的生物学过程得到了比较清晰的说明,为近代医学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天地。人体解剖学的确立,人体血液循环理论的提出,显微镜的发明,对人体疾病的研究由器官、组织向细胞的深入,微生物和免疫学的创立,X射线的发现和应用,化学药物的发明和应用,血型的发现等等,都为近代医学对人体疾病的分析研究、诊断治疗提供了理论基础,使从生物学角度认识健康和疾病,即把人体看成一个生物机体、把人体疾病看成生物机体的生物学变量的异常成为可能,使生物学、化学、物理学指标可以满足对人体疾病的说明成为医学的基本观念,这种观念就是生物医学模式。生物医学模式在近500年里得到了充分证明,它以理论的完备、逻辑的严密解释人体健康、疾病现象,为医疗实践提供了明确、具体的指导。从拉美特里的“人是机器”,将人体整体分解为各个系统,将各个器官分解为组织,再将组织分解为细胞、构成细胞物质,一直到基因;从器官病理学到组织病理学、细胞病理学、分子病理学、基因病理学,说明疾病的发生、发展。可见,以人的生物属性为本,以对人体健康、疾病现象的微观说明为本,是近代医学的显著特征。

        当代医学同样是以人为本的。当代医学的以人为本与近代医学的以人为本有本质区别。医学在近代至现代的发展主要是从人的生物躯体的角度认识人的健康和疾病,并以对人体的精细化认识为依据维护人的健康、诊治人的疾病,谓之生物医学;医学在上世纪中叶至当代的发展注重从人的生物、心理、社会统一的角度认识人的健康和疾病,维护人的健康、诊治人的疾病,可谓之人文医学。

2. 高度的人文性是当代医学的特质

        人文医学是相对生物医学而言的。2003年时,笔者提出,医学具有人文科学性质,认为“仅仅将医学理解为自然科学、将医学的自然科学性质绝对化,是关于医学性质的一种片面性认识。这种忽略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的片面性认识的存在,导致医疗卫生服务和医学研究的视野局限、医学教育框架不合理、医学人才知识结构存在缺陷等一系列弊端,直接影响着医疗卫生服务的质量乃至医学事业的发展。”[]今天看来,当时的观点是不够明确的。虽然当时提出并比较全面地论证了医学具有人文科学性质,但文章的基本观点却是医学同时具有两种性质,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和科学技术性质在医学的发展中共同发挥作用。如果问,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科学技术性质哪个更为根本呢?二者的作用等量齐观、“二一添作五”吗?那篇文章并没有回答。客观地说,那篇文章是针对长期以来存在的仅仅把医学界定为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的观念撰写的,提出并论证的是医学在具有自然科学性质的同时还具有人文科学性质,而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与科学技术性质何者更为根本的问题,那时尚未提上日程。但实事求是地说,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笔者对医学人文科学性质是医学最为根本性质的认识尚不明确,甚至很不明确。

        十四年过去,尽管是弹指一挥间,但医学和医疗卫生服务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成绩显凸。其中,既有在生物医学意义上的快速发展,也有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从理论向实践的质的跃升和在医疗卫生服务中广泛、深入的贯彻。针对前者,许多专家、学者在充分肯定医学和医疗卫生服务成绩的同时,指出了生物医学发展及其应用中存在的问题,其见解振聋发聩。如韩启德院士指出,“一个多世纪以来,医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甚至可以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保障人类健康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是,医学技术发展如此之快,常常反倒使我们忘掉了医学面对的是活生生的、具有丰富思想和内心情感的人,忘掉了医学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医学技术越发展,越是需要有驾驭技术的方向盘,越需要刹车的机制,如果方向不对,如果遇到风险,我们就要能够刹住医学技术这辆迅速奔驰的车。”[]就后者而言,心理、社会原因在疾病发生、发展、转归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成为许多医务工作者的临床工作理念和实践操作。钟南山院士就指出,“人生病,一半问题都出在心理上。”“要治好病,医生的技能和水平是重要的,但还应调动两个能动性——医生的能动性和病人的能动性。病人的主观能动性来自两方面,一个是他对生命的期待,渴望治好病,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能动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来自医生对他的态度和预测,但是现实中这个能动性常常被低估。”在临床诊断治疗上,他十分重视对患者的心理支持和人文关怀,受到患者的高度评价。

        今天看来,医学的人文性质并不是医学的一般属性,而是医学最为本质的属性。所谓最为本质的属性,是相对医学的其他本质属性特别是其科学技术属性而言的。医学的科学技术属性非常重要,也是医学的本质属性,但与人文属性相比,医学的科学技术属性并不是最为本质的属性。医学的人文性质与科学技术性质,是“本”和“用”的关系。人文性质为本,科学技术性质为用。医学的人文性质不仅规定着医学科学技术应用的目的、方向,是应用医学科学技术维护健康,解决疾病预防、诊断、治疗、康复问题的动力,而且是评价医学科学技术应用价值、效果的标准。

        这当然不是说,近现代医务工作者不崇尚人文精神。在近现,许许多多的医务工作者以维护人的健康、解除人的病痛为己任,忘我工作,成就非凡,广受赞誉,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人文精神在他们身上熠熠生辉。但是,近代医学的人文性是社会赋予医学的。医务人员的人文素养与医术的统一是以社会的方式即社会对医务人员要求的方式落实的。传统习俗、社会舆论和医生的信念决定了医生应救死扶伤,为患者解除病痛。先进的医务工作者是将传统习俗、社会舆论化做信念和行动的模范。

        当代医学则不同,当代医学的人文性不仅来自传统习俗、社会舆论、医生的信念,还表现在医学理论自身,存在于以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为内容的医学基本观念、基本框架之中。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强调在疾病预防、诊断、治疗、康复上注重人的整体统一性,是医学的伟大进步,这个进步不仅标志着医学思维方式实现了质的跃升,全面的思维方式取代了片面的思维方式,还标志着医学道德进步。因为,人的心理特征和社会属性是人之为人即人区别于狭义动物的最为本质的特征。忽略人的心理因素、社会因素在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仅仅把人看作生物体,仅仅从生物学角度认识人的健康和疾病,诊断、治疗人的疾病,在本质上是不道德的。当代医学与近代医学的本质区别在于,当代医学具有了以生物心理社会整体的人为本的人文内涵。

        人文医学是与当代医学等价的。人文医学昭示了当代医学与近现代医学、古代医学的区别。古代医学是自然医学,近现代医学是生物医学,当代医学是人文医学。如前所述,古代医学、近现代医学、当代医学都赋予了医学以人为本的各自含义。古代医学依托当时的哲学,以笼统、猜测的方式强调人的整体性即以自然的人为本,用整体的笼统、猜测方法预防、诊治疾病;近代乃至现代医学依托科学技术的发展,强调人的生物性、以生物的人为本,用科学技术的方法预防、诊治人的疾病;而当代医学则依托自然科学、技术科学、人文社会科学等诸多学科的发展,以生物、心理、社会有机统一的人为本,用生物、心理、社会有机统一的方法预防、诊治人的疾病。

        可见,强调当代医学的人文医学特征,绝不否定生物因素在疾病发生、发展中的作用,不否定生理生化指标、影像学检查在诊断、治疗疾病中的意义,而是在更高的水平上、在生物心理社会诸因素有机综合的水平上,将心理的作用、社会的作用同生物的作用有机地结合起来,揭示生物心理社会因素相互作用影响健康、导致疾病的内在机理,揭示健康、疾病现象的真实过程。

        需要指出的是,从1948年WHO提出新的健康定义至今已近70年,从1977年Engel提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取代生物医学模式至今已整40年,新的健康观和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在理论上已为医学界广泛认同,成为当代医学的基本理念和大势所趋;在临床实践中,许多医务工作者在自觉地贯彻落实新的健康观和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但从整体上看,新医学模式落实的并不尽如人意,尚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仅仅从生物体一个维度认识人的健康、疾病,将疾病归结为人体的某一个系统、某一个器官、某一种组织,甚至某一个微观层次的变化,从生物医学的精细化分科、从医疗机构的精细化组织管理诊断、治疗疾病的做法,还比较普遍地存在着。在临床实践中全面贯彻落实新的健康观和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未完:下期待续)


[J].中国医学伦理学,2017,30(9):1059-1065

-----------------------------------------------------------

《金匮要略·方论》

张金钟.医学的人文科学性质[J]医学与哲学,2003年第12期

韩启德.不忘医学初心 发展医学哲学[J]医学与哲学,2017,38(2A)1

钟南山.医学人文要在与临床结合上下工夫[J]医学与哲学,2017,38(4A)1-3

参见1980年《医学与哲学》杂志第3期

凌锋.我的医学思考 互联网

参见朱宁.导言:双心医学的昨天、今天与明天[J]医学与哲学,2017,38(3B)7

张金钟.医学模式转变在实践上为何滞后,[J]医学与哲学,1996,17(7)1-4

樊代明《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6.10版Ⅱ

樊代明《整合医学——理论与实践》,世界图书出版西安有限公司2016.10版Ⅱ-Ⅲ

同⑨


作者简介(转发百度百科内容):

张金钟教授:汉族,1953年10月生,河北省人。1970年1月参加工作,197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南开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毕业,博士学位。

199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获博士学位

曾任天津医科大学医学伦理学教研室主任,

1994年9月任天津医科大学社会科学部副主任、1996年11月任社会科学部主任,

2000年11月任天津医科大学教务处处长兼招生办公室主任、医学人文科学系主任,

2003年4月任中共天津医科大学党委副书记。[1]

后任天津中医大学党委书记。


社会兼职

天津医科大学,南开大学兼职教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理事长,

中华医学会医学伦理学分会主任委员,

中国性学会理事长。

教育部高等学校医药学科(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人文素质和社会科学课程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

天津市人民政府学位委员会第二届学科评议组(哲学、法学组)成员。

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医学伦理学》主编。

《医学与哲学》杂志编委会副主任

《中国医学伦理学》、《中国健康心理学》、《医学与社会》、《医院院长论坛》等杂志编委。


科研成果

编辑

主要从事医学伦理学、科学技术哲学教学工作和医学伦理学、医学哲学、医学教育研究。

提出并实践了课堂教学-载体建设-校园文化-社会实践“四位一体”的医学伦理学教学模式,创建了第一门医学伦理学国家级精品课程。

1994、1996年两次被评为天津市优秀教师,1995、1996年两次被授予天津市高校教学楷模称号,2003年被授予“十五”立功奖章,2005年获得天津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4]

曾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医疗卫生体制转换中的道德建设”、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研究项目“医学考试中职业道德检测的标准式样”、天津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医学职业道德建设与卫生法制建设的相关性研究”、天津市21世纪初天津市普通高校教学改革项目“以医德养成规律为基础的医学伦理学教学改革”、天津市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医学职业精神及其养成的理论与实践”等10余项研究。

曾获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论文)二等奖。


备注:本文节选自《中国医学伦理学》;中国SP教指委向原作致敬!)






评论

xanax cod arizona  10-21 05:41:29

Cheap xanax pills on......

elimite purchase no doctors  10-21 05:28:02

Buy online elimite u......

canada cipralex no prescription  10-21 05:13:12

Buy cheap cipralex c......

order cheap paracetamol-p cod  10-21 04:58:31

Without pr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