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SP教学资源 > 护理SP

护理SP

SP练习 | 二阶段培训:学习使用核查表--1

2017-09-26      查看:33次      评论:0条      来源:SP教指委

前言:

        为了帮助全国医科院校、医疗机构、SP会员单位和教学基地的医护教学人员及时获取更多学习信息,SP教指委将不断提供优秀的文章节选精品汇编供大家参阅。以下是我们推荐的文章汇编之一:


二阶段培训:学习使用核查表

        对于所有SP 来说,无论有无经验,无论是否有表演基础,观察并记住医学生的言行,以此来准确填写核查表,都是一项颇具挑战性的任务。但是,只要通过下面的方法,我们就可以帮助SP熟练填写核查表,并提高准确性:

•作为一种技能,填写核查表不同于案例表演。其实,有很多途径可以帮助SP练习核查表填写,并促进使用核查表指南来处理常见问题。本章所介绍的方法,目的在于训练SP达到核查表填写的较高准确度,而不是关于表演的问题。

•研究显示,一份准确完成填写的核查表,能准确反映出临床晤谈的真实状况。因此,医学生在CPX中取得的成绩,与我们是否能够成功辅导SP准确理解核查表选项,是否能成功辅导SP进行精确地观察、解读、回忆并记录下医学生的表现,有直接的关联。(参看Heine,Garman,Wallace,Bartos,&Richards,2003,“An Analysis of Standarized Patient  Checklist Errors”,以及这篇论文的参考文献。)此外,学生分数的准确性,也取决于我们辅导员是否能在每次CPX中做到对SP的表演和核查表填写进行有效的管理与反馈(Wallace et al,1999)。

辅导核查表的原则

这里列举一些辅导SP使用核查表的基本原则,供参考。

让SP再每次晤谈结束之后立即填写核查表

如果在临床晤谈与核查表填写之间没有时间耽搁,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核查表的准确性。

让SP将核查表的每项内容都与晤谈中的特定行为联系起来

在培训中,要鼓励SP养成这样的习惯。所谓晤谈中的特定行为,就是指医学生的言行,或者SP自己的反应;例如,如果SP很难记住学生是否对自己右下腹部进行了触诊,他就可以通过回忆体格检查中自己是否表情很痛苦来记下学生的表现。

因此,让SP将个人体验融入到对每个核查表选项的理解中,非常有作用。在培训早期阶段,SP会发觉这种方式对他们自己把握案例事实非常有效果,使他们真正能理解核查表的意义,从而进一步掌握哪些内容可以被主动告知,而哪些不可以。

如果我们不鼓励SP进行特别记忆,有些人就会单凭对医学生的总体印象来填写核查表。当SP很难会议起,医学生是否问出核查表要求的特定问题或作出特定检查操作时,他们往往就采取这种方式。如果SP对学生比较喜欢,并且对无法记起某些内容感到不适时,他们就倾向于给学生没有做到的内容打分,这就形成了某种光环效应,以至于核查表上出现一连串的“是”。反之,如果SP不喜欢这个学生,他们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在学生实际做到的选项上不给打分,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让SP知道当接连面对学生时,保证核查表填写精准将更有难度

很显然,最普遍的核查表填写错误是由于记忆差错造成的。当SP接连应对学生时,由于可能会将记忆混淆,保证核查表填写精准将更为困难。这时,SP会很难记起刚刚面对的这名学生是否做出特定的言行,还是上一个学生做出的,进而出现记忆混乱。

让SP知道哪份核查表填写是最具难度的

一般来说,在中间休息之前以及考试最后一个核查表填写最有难度。不仅因为会产生记忆混淆,还因为疲劳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在超过6站的考试安排中休息。例如,在一个8站考试中,SP一般会对第4个晤谈(中间休息前)以及第7、8个晤谈的核查表填写质量最没有把握。因此,让SP提前了解到这个现象,以便让他们届时提高注意力,或者采取其他手段帮助他们在面对每个同学时,“就仿佛是第一次晤谈”。

所以,中间安排一次休息对SP和学生都有利,以便放松并保存精力。当SP回到考场面对下一个考生时,就可以和前边的考生区别开来。

让SP再填写书面评论前填写完所有的核查表选项

核查表的设计就体现了填写的基本顺序。一般来说,最常见的选项设计就是按照医学生进行晤谈的顺序罗列的。例如,核查表一般从病史采集选项开始,接着是体格检查操作选项,然后是病人教育或信息告知,最后是医患沟通技能。这种设计有实际意义,因为病史采集、体格检查和信息告知内容一般较难准确记住,因此要让SP先填写这些内容。

医患沟通和书面评论被设计在核查表的最后,因为SP对学生的这部分感觉最容易记住。在核查表的最后一页,SP将有机会向学生提供书面反馈意见。在这个部分的上方会列出一段案例总结文字,叫做“从病人角度看”,这既是表演的标准,也是激发他们做出书面反馈的工具。

二阶段培训的目标

二阶段培训的目标就在于让SP对核查表和核查表指南熟悉起来,如何使用。在培训结束时,你赢对两点很有把握,(a)每名SP都能理解核查表的每个选项,(b)能准确记录下视频样本中的学生表现。

培训环境

这部分培训要在一个会议室中进行,要求能进行接龙式访谈,并且有一个会议桌,一套视频播放设备并配上大屏幕,以便大家都能看清楚医学生和SP互动的细节,便于讨论。

培训活动概要

二阶段培训主要有三项活动:

1.做一次简单的接龙式访谈,让所有的SP都展示表演的进展,以便辅导员能了解大家的水平。

2.回答SP任何就核查表指南提出的问题。同时,辅导员也可以讨论核查表中需要大家重点关注的选项。

3.让SP在观看视频之后,联系填写核查表。

 辅导核查表填写

SP要练习通过使用指南进行核查表填写

SP要一共要观看三段录像资料,分别练习核查表填写。

SP在核查表的填写结果全部都要进行分析和比较

每看完一段视频,辅导员和SP要针对核查表填写结果进行讨论。这时,特别是第一次填写完成后,SP们会惊讶地发现每个人填写的都不一样。尽管可能有些失望,但你和SP们千万不要气馁,结果的不同正说明SP需要练习,并且体现出指南的重要性。

辅导员要针对SP们填写结果存在的所有分歧组织讨论。

对于意见一致的选项,没有必要再浪费精力。通过对分歧内容的讨论 ,SP要学会核查表哪些内容需要予以重点关注。只要存在分歧,就说明有人出现错误。而只要存在错误,就说明记忆出现差错,或对选线的理解不正确,或者是由于医学生的个别表现造成了理解上的混乱与失误。

   其实,作为辅导员,你应该非常希望这种分歧出现。因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帮助SP对核查表形成更加深入和详尽的理解。当大家对核查表的某个选项有分歧时,完全可以视作让SP演练指南的机会。最终,SP会对核查表非常熟悉,对指南的内容做到了了如指掌。这样一来,在考试时,指南将会对核查表的填写(无论是在电脑上还是纸上),发挥关键性作用。

获得视频资料

下面列出的内容,是在关在二阶段培训中,关于使用视频资料最经常碰到的问题。

视频资料来自哪里?

视频资料的最佳来源是上一年的考试录像。但是,不要选择最佳的或最糟的学生,因为太容易评判。最好选择那些表现中等的学生录像也就是有些地方很好,但也存在不足,这样就会形成一定难度。在实际考试中,SP碰到的情况往往也是这些表现适中的学生,这样他们就能提前适应。

 如果案例是新的并且以前考试中没有使用过,又如何获得视频呢?

   如果你碰到一两个新案例,你可以对一个SP进行快速培训,然后叫来一些已经通过CPX的住院医生或医学生,让他们进行晤谈,再把过程录下来。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对这个案例的表演提前了解,以便掌握一些特别的注意事项。

 如果考试涉及的所有案例都是新的,怎么办?

 在本书第11章中,我介绍了当面对CPX全部是新案例,或是大多数SP都是缺乏经验的新人时,如何在二、三阶段培训中进行应对和准备的注意事项。

任务提示

记住保留所有SP填写过的核查表

这样做可以让你掌握SP在核查表填写诶上的水平进展。另外,如果你打算替换某个SP,这些资料也就有助于CPX咨询委员会做出决定。

让SP知道你会保留他们填过的核查表,以此暗示他们,你关注他们的完成质量和提高进展。当你告知他们这点时,要说明保留核查表时标准化管理的工作要求,而不是用来威吓大家。要努力营造一个鼓励性环境,要让SP知道你对他们的能力充满信心,以此来帮助他们形成不断努力达到标准的动力。

警告:要把你的标准定得高一些,但也不能太高。记住,接下来还有很多培训阶段。如果你觉得SP都对核查表每个选项都掌握但却做不到100%准确,如果他们不能确定某个选项而急切地搜寻核查表指南,如果他们观察准确但只做到80%的准确填写,对这些状况,不要担心。SP的核查表填写技能会在接下来的培训中不断提高。

但是,如果有SP对准确填写核查表出现反常的困难,你就要考虑是否需要对其进行额外的辅导,或者考虑将其解聘(如果你没有后备人员,就要继续进行培训)。


以上文章节选自《标准化病人辅导--临床能力评价方法》

原著:Peggy Wallace

译者:唐健

SP教指委全体成员向原作致敬!


附译者简介:

唐健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SP教指委专家委员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目前主要从事医患沟通学、医学伦理学领域的研究和教学工作。2007年获得纽约中华医学基金会(CMB)遴选资助,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WU)做访问学者,接受医学教育实践与研究的学术训练,主要侧重于医学整合课程、医患沟通技能的教学与评价,标准化病人辅导等内容。近年致力推进临床医学与医学人文的整合课程改革,探索医学生职业精神养成的有效模式。国家级精品课程《医学伦理学》的主讲教师,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技能认证教师。作为核心教师组建了校级SP项目,探索SP辅导如何与医学生形成性评价、医学人文学、医学模拟与临床医学实践的衔接。引进并翻译出版了Peggy Wallace所著的《标准化病人辅导: 临床能力评价方法(Coaching Standardized Patients: for use in the assessment of clinical competence )》、Richard Cruess主编的《医学职业精神培育(Teaching Medical Professionalism)》等国外医学教育领域名著,参与编写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医学人文素质与医患沟通技能》。兼任天津市医学会医学人文分会秘书、北京大学医学部中美医师职业精神研究中心校外研究员、《中国医学人文》杂志、《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的青年编委。



评论

adiffmhdga  10-02 13:26:17

7sMuwN <a href=&......

sfwiatejhqp  10-02 12:26:41

XuOZGZ <a href=&......

sctgttn  10-02 12:24:22

erzoyH <a href=&......

gdoxrukhr  10-02 11:59:49

4tehRP <a h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