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SP教学资源 > 临床SP

临床SP

临床技能:如何掌握基本的行医技能-4

2017-07-05      查看:133次      评论:0条      来源:SP教指委

前言:

        为了帮助全国医科院校、医疗机构、SP会员单位和教学基地的医护教学人员及时获取更多学习信息,SP教指委将不断提供优秀的文章节选精品汇编供大家参阅。以下是我们推荐的文章汇编之一:


临床技能:如何掌握基本的行医技能-4

信息告知(IS)与病人教育技能

        辅导员在培训SP的过程中,除了要能采集病史、掌握基本体格检查操作并能使用各种沟通技能,还必须模拟医学生进行病人教育与信息告知,这包括:(a)告知病人下一步治疗方案;(b)安排必要的随诊;(c)说服病人改变某些生活习惯;(d)告知与回答病人需要了解的其他信息或培训材料要求病人提出其它问题。在培训这部分内容时,我们可以再次扮演出医学生们的各种处事风格,通过每次有针对性地披露和排除不同的信息来与SP进行练习。这样一来,可以培训SP如何应对医学生,以此来判断实践工作中恰当回应医学生的时机与方式。

        如果培训材料中并没有包括关于信息告知与病人教育的特定内容,你可以通过很多途径去查阅相关信息,并且这些信息在因特网上很容易找到。而且,那些致力于特定疾病的专业协会,一般在其网站上公布关于该种疾病管理和治疗等相关信息,帮助病人深入了解疾病。SP辅导员还可以利用一些专门为外行人撰写的医疗文献,比如一些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家医学图书馆、梅奥诊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等知名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资料和手册,另外还可以利用医师办公室所提供的其他印刷材料。


告知技能与PPI的互通之处

        娴熟地进行信息告知与病人教育是基本的临床沟通技能,医师掌握这种能力,可以有效地影响与改进病人的健康状况。另外,除了要了解相关的医学知识,学生或者扮演学生的辅导员,也需要能掌握这些技能来与病人有效沟通,体察病人的需求。换言之,在临床接触过程中,医学生最起码要做到两点,一是判断哪些医疗信息有必要让病人或SP知道,二是能体察出病人表达出来或没有表达出来的就医需求。然后,学生要确定病人能听懂所告知的内容。简单来说,这就要求医学生必须与SP进行富有意义的互动对话,而不是去发表高谈阔论!

        在这里,我们的工作又再一次表现为在与SP进行练习时,去模拟扮演各种沟通风格的医学生。这里所谓的沟通风格,可以是那种自己长篇大论而滔滔不绝,也可以是与病人交换想法,进行对话与协商,并争取在最后就治疗方案达成一致。作为辅导员,你的表演应该建立在一定知识与技能之上,你要能理解相关的医学信息,并能在每次不同临床接触中都能熟练地告知这些信息。

        为了充分培训SP,使他们能应对医学生的告知,你自己首先要掌握告知的技能。同时,你也要了解一下学生有可能对病人产生的推断,也就是说,你要懂得一些鉴别诊断。一旦你知道了鉴别诊断的相关知识,你就可以针对特定疾病查阅资料或者咨询医学教师,从而在培训中使用。

        在与SP的练习中,有时候,你可以扮演一名能够以病人听得懂的语言简明扼要地告知病情的医学生;另外一些时候,你可以让自己扮演的医学生,向病人告知过量的信息,并且选择的时机也不恰当。关于这种不当告知,下面举两个例子解释一下:

        一名病人,仅仅想知道或者只需知道自己是否得了心脏病,并简单了解一下接下来的治疗方案,但是医学生却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关于心脏病的知识,并且事无巨细地解释了各种操作流程和治疗方案;

        一名咯血病人,他此次就医就想知道自己是否得了什么重病,但是医学生只避重就轻地告诉病人去戒烟和改变生活方式,下次就医就有好转了。


SP应对信息告知情形的指南

        关于如何应对学生进行信息告知或病人教育的情形,辅导员应该与SP共同确定表演方针。下面给出一个相对简单的例子,但是如果一些关键问题没有明确下来,就容易产生问题:

        “比如说,学生向病人做出了一个很含糊的解释或建议。那么,这个时候,SP是否应该让学生去进一步说明清楚?在决定是否要让SP去要求说明清楚的问题上,有一种考虑是,这样引导医学生去做本无需由SP指示而应自己主动所做出的举动,是不是会给使用核查表评价造成混乱。”

        解决这种情形,就要取决于评价医学生行为的目标是什么,因此,可以采取下面三种方式:

辅导SP,让他们不要做出任何要求说明的提问,只是去听医学生到底怎么说;让SP自由提问要求说明清楚,例如,可以允许他们不要超过两个问题;

        只有学生主动询问SP是否还有其他问题时,SP才予以提问要求说明。

        有时,对SP做出这种限制会让他们产生挫折感,因为有问题而不要求说清楚,这让人感觉不太自然,还有就是SP希望学生能够知道含糊的描述与解释其实给自己造成了困惑。为了减轻SP的这种忧虑,可以给他们在核查表中留下一个做出书面反馈的机会。

以上文章节选自《标准化病人辅导——临床能力评价方法》

原著:Peggy Wallace

译者:唐健

SP教指委全体成员向原作致敬!

附译者简介:

唐健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SP教指委专家委员

        天津医科大学讲师,目前主要从事医患沟通学、医学伦理学领域的研究和教学工作。2007年获得纽约中华医学基金会(CMB)遴选资助,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WU)做访问学者,接受医学教育实践与研究的学术训练,主要侧重于医学整合课程、医患沟通技能的教学与评价,标准化病人辅导等内容。近年致力推进临床医学与医学人文的整合课程改革,探索医学生职业精神养成的有效模式。国家级精品课程《医学伦理学》的主讲教师,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技能认证教师。作为核心教师组建了校级SP项目,探索SP辅导如何与医学生形成性评价、医学人文学、医学模拟与临床医学实践的衔接。引进并翻译出版了Peggy Wallace所著的《标准化病人辅导: 临床能力评价方法(Coaching Standardized Patients: for use in the assessment of clinical competence )》、Richard Cruess主编的《医学职业精神培育(Teaching Medical Professionalism)》等国外医学教育领域名著,参与编写了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医学人文素质与医患沟通技能》。兼任天津市医学会医学人文分会秘书、北京大学医学部中美医师职业精神研究中心校外研究员、《中国医学人文》杂志、《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的青年编委。





评论

adiffmhdga  10-02 13:26:17

7sMuwN <a href=&......

sfwiatejhqp  10-02 12:26:41

XuOZGZ <a href=&......

sctgttn  10-02 12:24:22

erzoyH <a href=&......

gdoxrukhr  10-02 11:59:49

4tehRP <a h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