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SP故事】标准的病史,别样的生活

2020-05-22      查看:22次      评论:0条      来源:

【SP故事】标准的病史,别样的生活:一名医学生眼中的标准化病人


文章来源:天津标准化病人项目组官微

作者:Nita Chen

翻译:孙梦茹(天津医科大学2016级医学教育研究方向硕士研究生)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来源:Standardized History, Unusual Life. In-Training, the online magazine for medical students,April 27,2016.

说明:这篇短文,透过医学生的视角,来描述标准化病人的工作。在作者看来,从事标准化病人工作与学医过程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是医学生成长的陪伴者,并因此给生活带来了别样的乐趣与价值。

你敲了敲门,在听到“请进”之后,你进入了诊室,看到一名身穿病号服的病人正安静地坐在检查床上。在接下来的15到20分钟内,你将会在这间狭小的,但安装有监控设备的房间里,针对病人的主诉进行深入挖掘。

这个场景对于现代的医学生来说并不陌生。1963年,第一批经过训练的标准化病人出现,为学生和病人提供了学习、实践临床技能的安全机会。很快,美国各地的医学院开始将这些独特的演员纳入他们的医学课程体系中。这些暂时“患病”的人们经过培训,向学生们呈现出特定的病人形象,用来模拟真实的临床情景。这种方式既锻炼了医学生的推理诊断能力、体格检查技能,还强化了他们临床问诊的能力。同时,这些标准化病人要学习知识和情感层面不同难度的案例,并要接受如何给出反馈的培训,以进一步改进学生的临床技能。在需要时,他们会脱离角色,为心情沮丧或受到挫败的学生提供必要的支持。

在医学生眼中,面对我们的紧张不安,标准化病人无疑是冷静的并见多识广的。然而,在有幸采访了三名标准化病人之后,我意识到学生和标准化病人在表演开始前最后一分钟的紧张准备上,有着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

有一次培训结束后,我与这三位标准化病人一起坐了下来,挂在他们脸上的是那种温暖而熟悉的笑容。我们医学院中的大多数标准化病人恰巧都是演员,而我很幸运,这次碰到的采访对象刚好是其中的少数:一位图书馆管理员,一位剧作家,还有一位是政府的公务员。由于退休了以及与业余爱好相关,这些人应聘了标准化病人招募广告。标准化病人的培训也是不断变化的,他们在每次临床问诊之前和之后都要接受培训,以准备和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并讨论下一次如何改进。标准化病人表演的情境难度要求也会随着时间开始递增,这就像我们学医时,内容从简单到复杂一样。

在听他们讲述经历时,我不禁想到,其实从事标准化病人和医学生的学习过程很相似。他们告诉我,虽然他们看上去气定神闲,但是最后一分钟时却手忙脚乱(在医学生敲门之前,他们往往还会从检查床下跳下来,在几秒钟之内再次确认一下,那个给学生阅读的只有“一行字”的案例简介),在晤谈开始前还会焦急地温习台词,这和我们在考试前,抓紧最后一分钟时间看笔记的状态,没有什么不同。在标准化的问诊过程中,他们会自嘲自己笨拙的处理和失误,内心则担心自己是否向我们提供了正确的社会背景信息,或是否对某些问题进行了适当的否认。他们需要记住很多丰满角色的信息,这不可避免地导致记忆要点混杂在一起,进而造成极大的内部混乱性。这就像我们医学生学习时,首先要牢牢把握住正确地操作规范,同时要努力将自己的实际表现和操作规范之间不要差得太大,因此我们肯定会内心慌乱的同时,还要外在努力展现出专业素养。此外,标准化病人们之前也会互相交流表露信息的技巧,讨论如何应对学生们各种奇怪的问题,并分享有趣的经历,这种像大家庭一样通过集体实践而建立起来的友情,和我们医学生通过学习经历建立起来的关系并没有什么不同。

随着采访的深入,当我问道医学生常会犯哪些错误时,他们突然眼睛一亮,笑了起来。

“那肯定是用耳镜做眼底检查”,标准化病人辛迪一本正经地答道。

其他两个人笑着表示赞同。标准化病人的笑容,不是嘲讽或傲慢地笑,相反,他们开玩笑的方式就像父母看到孩子蹒跚学步时,跌跌撞撞但终于找到方向并抓住诀窍时的微笑。当我问道,是否有什么尴尬的经历时,辛迪大笑起来。他回想起一名学生要求他躺下时却没有拉出检查床的扩展板。他当时并没有直接提示学生应该拉好检查床,但最后学生意识到并拉出脚蹬后,辛迪挑了挑眉,轻声笑了出来。其他人摇着头分享有趣的故事。他们笑着谈论每次晤谈前的混乱以及从控制室看到的有趣互动。

当然,标准化病人也不总是那样咯咯地笑,或内心慌乱。标准化病人埃伦就讲述了经历过的一个温馨时刻,她有一个原来就认识的学生,现在以医学生的身份进到了诊室。埃伦在从事标准化病人之前曾在当地的一所学校教书,两人彼此有一些面熟。在诊谈结束之后,埃伦问是否还记得她,而这名学生也认出了她。通过这件事,埃伦感到这世界上的无限可能和别样的自豪,对她来说,标准化病人的经历为她开启了全新的体验和机遇之门。也许对我来说最温暖的是,最近为标准化病人鲍勃进行手术的住院医师正是他曾经的医学生。

在他们看来,从事标准化病人工作最使人欣慰的就是,通过参与医学生四年的临床技能培训,能成为医学生成长中的一部分。但是,在我们学生看来,自己的每次诊谈都显得既笨拙又慌乱。而从另一角度来看,标准化病人在我们学习的每个阶段都是以独特的角色与我们合作,共同前行。标准化病人陪伴我们,从最开始只能紧张兮兮地机械提问,到能完全熟练地进行体格检查,最后大家都可以水平相当地顺利过渡到真正的临床实践。我们则是在不知不觉中,一步步走向成熟。能够见证我们的成长,以建设性的反馈帮助我们进步,这不正是所有导师的使命和任务吗?我很清楚地认识到,尽管标准化病人是一种独特的工作,但它同样承担着促进教学质量的责任。为我们提供建设性反馈,并在严格的培训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是他们坚持从事这项工作的最大动力。我看到,每位标准化病人就像老师和父母一样,希望他们的孩子们能够茁壮成长。

当被问及从事标准化病人对他们个人生活有无影响时,他们回答,这种经历充实了他们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他们已成为标准化病人的倡导者,并且也成为医疗活动的积极参与者。他们不仅更加理解医疗的流程和术语,而且有利于增进医患关系,了解医生的意图。同时,他们也成为自己亲人就医时的协助者,从事标准化病人工作让他们在这个方面变得能力十足。有趣的是,当鲍勃提到当他宣布将从事标准化病人这项新工作时,他的医生嘟囔道,那他以后就更能言善辩了。更有意思的是,辛迪的医生在诊疗结束后,会停下来反问她,“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想让辛迪来检查自己的临床技能水平。总之,标准化病人看上去似乎就是表现出标准化并且不差丝毫的病史,但这项工作却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新意和活力。



(CSPC向原创及翻译团队致谢!)

评论

Orville  05-30 23:01:22

The United States ht......

Barrett  05-30 23:01:12

We went to universit......

Rogelio  05-30 23:00:47

good material thanks......

Gordon  05-30 23:00:13

Do you know the nu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