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SP故事】诊疗跨性别病人的模拟训练

2020-05-20      查看:29次      评论:0条      来源:

【SP故事】“他”还是“她”?诊疗跨性别病人的模拟训练



文章来源:天津医科大学SP项目组官微

作者:Alex Stern

翻译:王希媛(天津医科大学2016级法学专业学生)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来源:Rehearsingtransgender healthcare.BBCnewshour. September 5,2017.

说明:这是一篇令人视角一新的新闻稿。在我们的某些教科书中跨性别人群本身还是一群需要治疗“病人”,往往因为他(她)们看上去与我们“不同”而判断为“不正常”。我们或许对他(她)存在着种种刻板印象,难免猎奇、怜悯、嘲讽,甚至是恐惧。这篇短文启发我们,模拟医学不仅仅可以增进医疗人士的临床技能,也同样会促进社会正义、权利平等的实现;同样,模拟医学不仅仅是对现实的重构,更可以去引领未来。我想,当SP导师在未来撰写剧本时,应该不只是会撰写复杂的疾病史,而应更擅于描述一个更加丰满而多元的社会心理背景。我们希望通过模拟医学走向好的医疗,而好的医疗应该是倡导平等,宽容而尊重多元的医疗。

一名纽约大学医学院学生正在与比安卡·利扮演的病人交流

比安卡·利正在扮演一个名叫蒂娅·洛佩兹的角色。

“蒂娅·洛佩兹是一位跨性别的36岁女性。她现在做着一份酒保的工作。她目前有一位相恋两年的男朋友,这次前来是为了进行每年一次的体检,”利解释说。

利是一位“标准化病人”,或者可以说是一名演员,通过表演患病或前来体检的方式,帮助医学生们在一个低风险的环境中学习如何行医。她是诸多“病人”中的一员,今天正与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们进行练习。

而利本人现年五十多岁,是一名跨性别的女性。她身着浅蓝色的牛仔裤和一件光滑的白色衬衫,一副太阳镜别在头顶。她把毛衫搭在椅背上,在模拟诊室的单向镜前坐定,等待她的下一个学生。

此时在门外,医学生桑卓·古勒斯特在等待着考试的开始。这是她在医学院学习的第一年,而利则是她将面对的第一名病人(尽管是一名标准化病人)。

扩音系统传来尖锐的声音:“现在请阅读贴在门上的指令。”几分钟后,通知声音再次响起,“现在请进入房间。”

古德斯特敲了敲门,利应声道:“进来!”

古德斯特首先做了自我介绍,并询问如何来称呼利。根据角色要求,利回答道:“你可以叫我蒂娅!”

之后,古德斯特问利,希望用哪个代词来称呼。

而利却反问道:“你对每个人都这样问吗?”

“嗯…我几乎…对多数病人都这样,”古德斯特说,“并且我特别注意到你是一位跨性别的女性,因此才想澄清一下,我只是想表达出了解这个情况,我对此也很尊重。”

“这不是很明显吗?我是百分百的女性!代词当然要用‘她’。”利回答道。

译者:这是跨性别人群经常使用的自豪旗,成为跨性别社群代表性标志。由Monica Helms在1999年制作,浅蓝色是传统的男孩标志,粉色是传统的女孩标志,而中间的白色象征着性别的过渡和跨越。


开展标准化病人工作的目的之一就是模拟练习像这样的场景,会有一些轻微不适感或是意料之外。

古特斯特和她的同学们在教室里已经学习过照护跨性别病人的基础知识,例如,如何讨论激素,以及在问诊开始时首先询问病人偏好的人称。

但是,教室中的学习也只能止步于此。利解释说,例如有些人(特别是年龄较大的跨性别者)很可能会介意被别人问到人称问题。

  “比如,有的跨性别者会说‘我是女人,就是如此。我不想再谈论这件事了。’”

不过她说,当然也会有一些跨性别或是非性别二元论者并不反感探讨这个话题。

利进一步强调称,对于跨性别者群体而言,不管对于性别身份的态度还是对于怀孕的看法都是因人而异的。她建议医学生应更加注重倾听,且在不经意有所冒犯时要学会适当地道歉。

在反馈阶段,她向古德斯特表达了这些观点。

“这种小插曲并没有使我感到过多介意,而给我留下更深刻印象的则是你走进来并和病人的沟通过程。我觉得你做得很棒。即使你心里很紧张,你的表现却很沉稳,胜任并且成熟,有效的目光交流以及良好的倾听技能。”利微笑着向古德斯特说到。

近日,古德斯特所在的在纽约大学已经将对跨性别者的标准化病人教学纳入正式的课程中。

实施这项改革的是理查德·格林副教授,他研究了一些住院医生如何对一名跨性别的标准化病人进行诊疗后发现,虽然大多数人很有礼貌,但其中有些人却避开了性别身份的话题。而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学生将这个问题摆上台面。

格林表示,在问诊伊始时如果避谈性别认同,会致使跨性别的病人更为弱势。

“如果回避性别身份的问题,很可能导致病人就被晾在那里,但却不停地被这些想法困扰:‘如果他们突然揭穿我的身份怎么办?’或者‘万一他们对我议论纷纷呢呢?’或者‘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啊?’只有当以一种笃定且不带有评判性的方式直接认同病人自己的性别身份,才能让她们放下心理负担,从而回到医疗的关键问题上来。”只有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医生才能专心为病人诊疗,回归到一种与性别无关的正常医患关系之中。格林表示,“跨性别者因为摔断了胳膊、患上了糖尿病或是需要戒烟前来就医,这与我们诊治的其他病人并无不同。”

然而,对于跨性别的病人而言,医生的诊室可能是他们不愿面对的场所。美国国家跨性别人口平权中心在2015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三分之一的跨性别人群的就医体验并不愉快。他们反映的情况包括,被问到不必要的、冒犯性的问题,被口头骚扰,甚至被拒绝治疗。而此前,一家名叫兰姆达的法律组织在其发布的报告中称,70%的跨性别者曾在就医过程中受到歧视。

在社交媒体上,在跨性别平权的话题中,一些跨性别和无性别人群也反映了许多就医问题,包括被误认性别,或遭遇对此无知的医务人员。

   下面就是一名跨性别病人经历的遭遇:

   病人:我肩膀疼。

   医生:你怎么能让他们在你的病例上写男性呢?

   病人:我就是男的啊。

   医生:不见得吧。

研究表明,当跨性别人群在就医时被冒犯或遭受不公平对待后,他们很可能会倾向于不再积极就医、逃避寻求必要的医疗帮助,这也正是理查德·格林和纽约大学医学院想要开设关于跨性别医疗的专业课程,并采取标准化病人方法的原因。

“我们为医学生们创造这样一个与跨性别病人交谈的机会,这意味着当下一次面对变性患者的诊治时,他们会感到更加自然。” 格林表示。他希望的是,若是这些未来的医生们能表现得更自在,那他们未来的病人们就会有相同的感受。

(CSPC向原创及翻译团队致谢!)


评论

Orville  05-30 23:01:22

The United States ht......

Barrett  05-30 23:01:12

We went to universit......

Rogelio  05-30 23:00:47

good material thanks......

Gordon  05-30 23:00:13

Do you know the nu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