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资讯

国际资讯

【SP故事】即兴表演方法提升医疗品质

2020-05-07      查看:57次      评论:0条      来源:

【SP故事】即兴表演方法提升医疗品质


文章来源:天医标准化病人项目组官微

作者:ANU ATLURU

翻译:李昱剑(天津医科大学2016级临床医学八年制)

审校:唐健(天津医科大学标准化病人项目)

来源:Doctors Learn Improv to Improve Bedside Manner. The Atlantic. AUG 24, 2016.

导语: 这篇短文在一定意义上对结构化的医患沟通教学和标准化病人方法进行了反思。我们目前倡导结构化的医患沟通,将医患沟通定义为一种可以教授和评价的专业技能,而不是个人的性格特质或道德修养,这是一种进步,但这也容易导致初学者将医患沟通技能模板化解读,而变成一种僵化的“套路”,从而流于形式,让人觉得缺乏真诚。文章提到的将戏剧表演中的即兴方法融入到医学教育中,是克服这种局限性的尝试,这种方法格外强调医生的洞察力、专注力和适应性。当然,即兴表演技能如若使用不当反而会恶化医患关系,因此更需要专门的训练,并对医学实践的本质有更深入地理解。同样,在标准化病人培训中同样需要强化即兴表演方法的训练,但是前提是要SPs忠实于案例脚本,充分理解好角色,而不能完全依靠临场发挥。总之,无论是在真实的临床实践中,还是模拟的医学训练中,结构化的沟通技能与即兴表演技能应该相辅相成,而不是非此即彼。

敏捷的思考加上偶尔舍弃医学院所学到的模板,对于提升医疗品质非常关键。

一位打扮成小丑医生的表演者访问墨西哥医院的一个孩子。(PASCAL LAUENER / REUTERS)

在急诊室时,尤其是夜班,忙碌是家常便饭。

现在刚过凌晨两点。我经过候诊室,此时他为了一张床位已经等待了好几个小时。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躺在走廊的担架上。这位病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白人男子,头发花白,戴着破旧的眼镜,胡子看上去三天没刮了,表情很沮丧。他想知道为什么要等那么久,为什么他会一直疼,为什么我们不能立即答应他对于麻醉的请求。


我按照接受的培训那样,开始进行病史采集。我根据模板问道,"你今天为什么会进急诊室?"接着又问了更多问题,并把每个问题的答案都记录在了心理量表上。

“听着,我现在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他懊恼地说道。

我停了下来。

我把我的笔和纸都收了起来,同时还有我的坚持。

“实话实说,我现在也想躺在我自己家的床上呢。”我回答道。

我想,肯定有人会说我这样回应在礼仪和政治方面犯了错误。这个夜班,很长,并且一直没有空闲。尽管如此,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医生都被要求不能表现出不高兴的情绪。

病人听到这话之后,转过了身,并使劲冲我笑了起来并示意我继续。“那咱们就接着来吧。”

看到他态度转变,我很高兴。他不再那么拘谨,反而更加的自在了。同时,我也很庆幸没有产生误解.

他确实听懂了我的话,这让我很开心。

在成为一名医生的训练过程中,首先是要对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和药理学的知识进行记忆。在临床轮转期间,我们则变成了一堆核查表、模板和计算公式的囤积者,并且要求随时都能回忆起来。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医患沟通的计算公式,但医学教育家们已经尝试借助标准化病人(SPs)去创建一个算法。在这个算法中,经过训练的标准化病人会表演出一些“典型”病人的主诉,例如,一名因为背痛而带着怒气的病人。

著名的卡尔加里-剑桥医患沟通指南模型(Calgary-Cambridge Guide),是这种结构化医患沟通模型的代表。

通过这种方法,医学生在沟通的姿势、眼神以及如何使用策略性停顿用上会受到批评。因此,我们可以学着去避免在沟通上可能会引起麻烦和阻碍的习惯,比如说“呃”和“嗯(迟疑地)”。我们的讨论也会围绕着人类触觉的分类而展开,例如,在病人的手臂上放一只支持性的手是合适的,但在大腿上做同样的姿势可能就不合适了。另外,我们还会被教导要用“我理解”或“我很抱歉听到这个”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标准化病人方法始于20世纪60年代初,最开始主要是为了评价医学生的体格检查操作。目前,超过90%的美国医学院都广泛地应用SPs来评价学生的沟通技能,通常是为了应对现在有争议的行医执照考试中的临床技能部分。尽管通过与SPs演练可以促使学生们去反思自己的人际沟通技能,但许多专家也担心,这种训练并不能转化为有效的临床实践。

在医学院中,所教授的人际沟通技能是非个性化的。学生被教导要掌握沟通的结构,并给出了一个模板。因此,在传统教育者的观念中,采取即兴发挥将面临风险。


然而,医学实践有自发性,而且本身存在风险性。试想,学生被教导即便在模拟情境下也要谨言慎行的话,那么在现实中,我们又如何期待医生与病人能建立起真正的关系呢?

在大学期间,我曾参加了一个即兴表演班,并学习了“迈斯纳(Meisner)”技巧,即“真实地活在想象中”同时“牢牢扎根于本能”。通过这段训练以及后来表演短剧和单口喜剧的经历,我开始意识到即兴表演更多的是对场景中的其他人、对观众、对目前情境的反应,而不是表演。我发现,熟练的即兴表演只不过是人际关系中具有洞察力和适应能力的表现。

桑福德‧迈斯纳(Sanford Meisner,1905–1997),美国演员和表演教师,发展出著名的迈斯纳技巧。

一些思想领袖已经开始看到这种即兴表演的技术在医学教育中的潜在价值。例如,在美国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有一个工作坊便利用了即兴戏剧演练来提高沟通、认知和团队合作等能力。凯蒂·沃森(Katie Watson)是西北大学医学教育助理教授,也是芝加哥著名的喜剧剧院“第二城(Second City)”的指导教师,还是医学即兴表演课程的创始人。她坚持认为,尽管医患之间的接触具有结构性,但在某种程度上,每一次医患互动又都是即兴的。

凯蒂·沃森博士(Katie Watson,J.D.)既是一名生命伦理学与卫生法律方面的学者,又是一名致力于将即兴表演技能教授给医学群体的先驱,她提出了医疗即兴表演的概念。

沃森致力的一个重点在于让医学生学会运用情感。虽然大多数医学生自身的人际沟通能力都很好,但她认为医学院很难让一些学生“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观点并准确地理解他人的观点”。她补充道:“我们的工作是帮助维持和掌控那些人们与生俱来的技能。”然而,即兴表演并不意味着缺乏审慎。沃森强调,你不能只是“做你自己”。

如同其他的任何技能一样,即兴表演也必须要进行练习。沃森承认这有些讽刺;她认为自己的研讨课其实高度的结构化,甚至很军事化。她从传统的即兴表演游戏中改编了一个练习叫做“开门见山”:两个学生被要求表演一分钟的短剧。而后他们必须立即用相同的内容和节奏重新表演,但只给30秒,在之后又变成15秒。这个过程迫使学生们去重新组织对话,这就构成了一个有效的双向沟通训练。

CCTV的节目《谢天谢地你来了》就是表现即兴表演技能的一个典型。

=医学院校越来越多地采用即兴表演方法,用来强化医患沟通训练,模拟艰难的对话情境,并促进医疗团队的学习。即兴表演课也已经被其他高等教育课堂所接受。有一所药科学校除了SP演练外,还引入了即兴练习,以帮助学生提高诸如倾听、观察和回应等沟通技能。一些商学院也在利用即兴表演来提高学生的协作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以便应用在重要的客户对话还是正式的演讲中。


如果这类沟通训练的最终目标是促进对病人的照护,那么尽早采纳医学即兴表演训练将会看到良好的效果。研究表明,这样的训练可以强化医患沟通,从而提高诊断的准确性、病人对治疗的依从性以及整体满意度。此外,改善同病人的沟通还可以降低医生的工作压力、职业倦怠和诉讼风险。

电影《心灵点滴(Patch Adams)》剧照,取材于真实的人物,折射出对现代医学很多批判性思考。这个剧照中由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 1951-2014)扮演的医生就采取了一种即兴表演方法用于跟癌症儿童进行有效沟通。

当然,医学即兴表演的目的不是培养医学专业人员成为演员或者把病人逗笑,至少现在还不是。但是,即兴表演的两个基本原则——诚实和自发性,会使你自然而然地产生幽默感。而且,正如一位对经过即兴表演训练的医生所指出,“关于幽默在治疗中的作用的文献有太多太多。”

我在急救室的那个清晨脱离模板而进行的即兴表现并非偶然。从我遇到那个慢性疼痛的病人开始,我就试着去理解他想要什么以及他不想要什么,显然他不想再去一次医院,却仍然没能缓解疼痛。我不仅记录了他的回答,还记录了他的情绪、表情和举止。考虑到这一切,我进行了即兴发言,并得到了一个微笑和愿意继续对话的回报。我们的谈话立刻从针锋相对变成了相互合作。

即兴表演并非没有风险,但人际沟通技能同样不能套用公式来概括。医学教育者正在开始采用新的技术,旨在教导学生如何处理好情境与人,而不是具体去说什么或做什么。因此,一个新的重要任务出现了,即不论是在凌晨2点的急诊室,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要把人放回到人际交往中去面对。


(CSPC向原作及翻译组致谢!)

评论

Orville  05-30 23:01:22

The United States ht......

Barrett  05-30 23:01:12

We went to universit......

Rogelio  05-30 23:00:47

good material thanks......

Gordon  05-30 23:00:13

Do you know the numb......